油炸薯条儿

01、命运的拐点 ①


【命运是一团风……红叶在风前头飘飞远离,在风起后的时刻——我们已相遇】



“恭喜你进入决赛!”刚走到走廊准备去大赛准备间的你,就感受到突如其来的重量挂在你的肩膀上。你偏头一看,就看见开心得眼睛都弯成月牙的安安。



你看着眼前因为错过你晋升舞台懊悔,又坚定说会为你欢呼到最后一刻的女孩,你也不禁跟着她笑了起来。她还是那样,变得优秀,可在你面前还是那样的放松与孩子气。她讲着这几年自己的经历,打趣着你,你也细细听着,说起来这也是你回国后第一次见她。



你虽然出国留学和她已经有五年未见,但是却依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或许真正的朋友就是如此,经历过分别,感受过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却依旧可以无话不谈,似那年的青春,热烈如火。



看着被安安邀请进行采访的高橙,你也转身走到准备间。与吵闹的舞台不同,大赛准备间里格外安静,永远被紧张沉重的气氛笼罩着。设计师们为了更好及时的完成作品,这里的灯光似乎从未熄灭过。



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你不禁也感受到了比赛的压力,拿起了笔仔细观察自己的作品准备修改。你尝试从不同角度去发现礼服的问题所在,在后退的过程中却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你回过头发现原来是一面通告板,上面贴满了第一场比赛前工作人员让大家写的心愿便签。你一眼便看见自己写的那张——



“成为比肩齐司礼的设计师”



你望向窗外,对面高楼上的巨屏海报被阳光镀染上一层朦胧的金边,令海报中央的人看起来有些遥不可及。

国际顶级设计师——齐司礼。



都说在每位设计师的创作之路上,会遇到一颗为其指引方向的北极星,那么对很多人来说,齐司礼就是那颗高挂与空中最亮,最遥不可及的那颗星。



你清晰地记得他的那句话:

“时尚不是为了统一审美,区分你我,而是让所有人都能正视自己,接纳自己。”

“每个人,都有成为他自己的自由。”



成为自己,你低声默念着,开始思考着自己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打破束缚,追寻自由。这不仅是你回国的初衷,也是赋予这件礼服的意义。你突然明白一直以来的问题所在,找出了问题,你便立马去修改。



“石榴石”,历经半小时的寻找,你顺利地从材料间找到了它。风从窗外吹过,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你正为自己的设计想法而高兴时却听见空无一人的走廊尽头传来金属碰撞的声响。



你闻声望过去,却看见一个穿着打扮奇怪的男子从房间中走出,一身黑皮夹克,脸被黑色的口罩挡住,在阳光下泛着银光的金属项链相互碰撞,一下子吸引了你的目光。你好奇地看着他,想着素未谋面的他会不会是这次活动的模特。



“抓紧改设计稿才是正事” 你看着手中拿着的石榴石快步向准备间走去。



刚进到房间里,便听见其他设计师焦急惊呼的声音,“我的发卡怎么不见了?!” 


“我也丢东西了 ! ”



你连忙回到自己的工作区域,发现礼服安然无恙地躺在桌上,可本应该放着胸针的位置上却有着几根蓝色的羽毛。你从里到外翻找了三次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你设计许久还未改良好的胸针被偷了……



前言


世界上每一万人中,就有一位流浪者


他们曾是神的一员,因指出神对人犯下的罪行


被除名,屠戮,镇压于海底


千年后,其中的幸存者为生存空间与人类展开斗争


“我想要的,只是复活她……”

注意观看以下内容进行避雷:


本系列是连载,基本按照游戏剧情走,在此基础上进行各种创作与内容添加。


主要为齐司礼×你,所以会降低或者迁移其他四位男人的参与。


我目前玩到第六章,后续内容不太清楚,欢迎大佬剧透。


更新情况看卡关情况,而且我还有健康系统,救命。【好的我咕】


文章中有时会引用游戏中的台词,为了读者阅读体验便不在文章中标黑加粗,如后续需要,我可以在评论区标明之类的。


所有创作想法我保证都是自己的,不会借鉴,融梗,抄袭,如果撞梗且情节一样欢迎私下质询讨论。


声明本人不是医学生,且承认没有常识,如果这方面情节上有任何问题欢迎指出并请多多包涵


文笔一般,看个乐呵


最后,欢迎阅读


命运的拐点已经开始……

【邵瑶】吐花症后续

突然想到一个后续


 邵宇寒仿佛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连易骞都无法联系上他,有人说他可能去国外发展,也有人说他闭关搞研究。



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能让曾经的少女变成如今已有一女的母亲。


邢克瑶也曾到处托人联系他,后来渐渐也就释然。也许有些人注定就是星星,远远地看着,留在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和记忆里便好。


邢克瑶婚礼结束后,觉得那片玫瑰花海美极了,便找人讲那花海移种到自家的院子里,说来也奇怪这花生命力极强,开得鲜艳,开得茂盛,风一吹,邢克瑶总觉得它在向自己诉说着什么,让人感到心安和平静。


对于邵宇寒来说,可能有些人就像太阳,带给他生活的希望,照耀着他一生,他渴望却不可及,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看着太阳便好了。


花儿离不开太阳,就像邵宇寒离不开邢克瑶一样。


是太阳也好,是星子也罢。


我都庆幸曾拥有过你 。






T:数学老师有哪些精辟的话?

建议你们下课去照照镜子,再过来上课


它会告诉你们一个道理:人丑多读书 ! 



有没有学播音主持的姐妹 !


能不能推荐一波机构


或者身边有学这个的 


孩子想学,想考证

【邵瑶】吐花症

邵宇寒✖️邢克瑶


一发完


ooc归我,在一起归他们


虐向,be走向


欢迎食用


————————————————————————————————


“说让我留下来这很难吗?”



“这很难。”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是理智点好。”



两人争吵过后,分道扬镳。在转身离去的那一秒里,邵宇寒就有一丝后悔,于是他转过头望着那个背影。那瞬间他期许着邢克瑶也回头看着他,如果是这样,他就不走了,也不让她走。



可两人终究都是傲气的,也是懦弱的。留给对方的都是一个分离的背影。


————————————————————————————————


回到实验室的邵宇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刺痛着,整个人仿佛再被火烤。胃,心脏,一阵阵的巨痛。



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食管溢出来,他张开嘴,下意识地用右手去接着。他以为会是点点滴滴的鲜血,没想到定神一看,竟是一片片鲜红的玫瑰花瓣,有些还零零散散地飘落在地上。



吐完之后,他整个人没有力气,呼吸都带着困难,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寒冷顺着他的脊柱慢慢爬向身体的各个角落,他闭上眼睛,手里死死地攥着花瓣,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


【吐花症】这一罕见的病症突然在亚洲陆陆续续出现。学术界迅速成立研究小组,对此进行研究。



作为仁心医院神经外科的头牌,并且也是吐花症患者之一,邵宇寒自是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



只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患了这个病症。



经过他们大量的研究调查发现,吐花症不具有遗传性,每个患者吐得花是不一样的,且其没有药物治疗方法。



吐花症目前唯一的治疗手段就是让自己心爱之人与自己亲吻。



亲吻之后病症就会慢慢消失,但如果患者患有此症之后没有及时治疗,会因每一次的思念而不断发作。思念越深,病症越严重,直至饱受折磨,身体化为一片花海离去。



当然还有一种从根本上治疗的方案,就是彻底遗忘那个人,目前只有一例因为车祸失忆的患者是短时间内成功的,其他患者基本需要几年才能做到彻底遗忘。


————————————————————————————————


七年一晃而过,邵宇寒用七年去让自己麻木。



在这七年里,他开始相亲,试着去接触各种各样不同的女人。



他开始拼命工作,从国内到国外,从一介小小的研究生,成为了仁心医院神外最好的专家,成为艾伦医学院常驻导师。



他甚至开始接受酒精的麻醉,灌醉自己,忘记一切,忘记她。



就是这样,他用尽了所以的方法和力气去遗忘一个叫邢克瑶的女人,可只要一看到微信的置顶,易骞口中的邢克瑶,他平静的心就会立马跳动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剧痛。



他忍不住自己去关注她的一切,又强迫自己去遗忘她。



就像依赖毒品的瘾君子,



自虐,疯狂,不要命。


————————————————————————————————


“你知道吗,邵宇寒最近在相亲诶,说不定人家下个月就结婚了,你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给我谈恋爱 !” 邢克瑶大学同学的声音还在邢克瑶耳边循环播放。



“相亲,结婚吗…” 邢克瑶捏着手机屏幕思索着,突然手机响了,邢克瑶打开微信看着一条未读消息。



【邢克瑶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如果你能答应我,晚上来这家餐厅一起吃饭吧。】



看着消息邢克瑶并不意外,自己在国外的七年里,他是邢克瑶遇见过最好的合作伙伴和最真诚的朋友。



他在邢克瑶最困难和最低谷的时候陪伴帮助了她许多,之前他也隐隐约约表明过自己的心意,只不过如今大胆地表白倒是让邢克瑶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既然你都开始走出去往前看,那我也没有必要揪住那段时间不放了。



邢克瑶想到这儿,便回到:



【好,晚上不见不散。】


————————————————————————————————


邢克瑶回国之后,邵宇寒遇见过她两次。



一次是在酒店门口的偶遇,他得知了她回国的消息。



另一次是在邢克垒做完手术后,他得知了她下个月要结婚的消息。



邵宇寒看着眼前的她从包里拿出一份请柬递给他,笑着说“我下个月的婚礼你可一定要来哦。”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邵宇寒的手竟有些颤抖。



他几乎平静地回答着“好的,一定来。”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邵宇寒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无。



————————————————————————————————


一天一天地过去,一晃那天就要到来。



在婚礼前一个晚上,邵宇寒拿着那封精美的请柬在夜晚来到室外的婚礼现场。



现场布置的差不多了,整齐的桌椅,精美的鲜花。邵宇寒甚至在想象着底下亲友满座,她身穿婚纱,缓缓走过这红毯的场景。



她一定是笑着的,幸福的。



邵宇寒坐在台子的旁边 ,他每想一点,花瓣就多从嘴里飘落出来一点。



他的身体越来越冷,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花根穿过。



可他还是忍不住幻想,幻想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如何嫁给另一个,牵着他的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亲吻。



邵宇寒躺着地上,看着这没有星星的夜空。好像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他看着天,诉说着最后的一切。



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来参加你的婚礼。




我花了十年之久来遗忘你,不仅没有成功,反而更加思念你。



这样也好,至少我这辈子刻骨铭心地爱过一个人。



恍惚之间,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往他怀里钻,对着他撒娇,眯着眼睛,笑着叫他师哥的女孩。



邵宇寒笑了,他笑着说完这最后一句话



“新婚快乐,邢克瑶。”



————————————————————————————————


“克瑶姐,我记得昨天这里没有这玫瑰花海啊,不会是主办方新加的吧,好好看啊。” 



婚礼如期而至,米佧在后面陪着邢克瑶,突然看到那片火红的玫瑰花海,便赞叹道。



“是啊,确实很美。”邢克瑶看着那片玫瑰花海却想着他会不会来。



她大抵是希望他来的,不论带着怎样的目的。



“从今往后,不论顺境或逆境,不论贫穷或富有,不论疾病或健康,你愿意相爱并珍惜眼前这个男人直到永远吗?”



激昂的誓词在耳旁响起,她看向人群,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可唯独没有他的身影。



可能他不会来了,邢克瑶在心里想着。



眼前是在自己低谷,陪伴自己七年之久的男人,或许自己该放下过去的一切,给自己一个归宿。



邢克瑶笑着回答,“我愿意。”



台下欢笑,鼓掌,风儿都带着一丝祝福。



鲜红的玫瑰花海随着风儿轻晃着身体,似乎在惋惜,又似乎在祝福。



我的每滴鲜血滴落成花,每朵花都诉说着我爱你。



邢克瑶,我爱你,祝你余生幸福。



————————————————————————————————


别 ! 给 ! 我 ! 寄 ! 刀 ! 片 ! 


别 ! 打 ! 我 ! 


欢迎评论 ! ! ! ! !

T:写一篇三行be文吧

后来他又去了一次沙漠


他想再看看那片绚丽多彩的星空


他想找回那个叫他师哥,亲吻他的女孩



这个系列的结尾我还是蛮后悔的


就怎么说,我这个人写文第一次是最有激情的


再写一遍感觉没那么好了


不是很满意


故事中的邵宇寒因为爱邢克瑶,所以接受她的选择


中指戴戒指表示已经名花有主,但是还不是妻子


邢克瑶知道她不会从抑郁中走出,她爱着邵宇寒,但是不敢答应


好了,就叨叨这么多了,期待其他的脑洞吧 !


爱你们呀 !

【邵瑶】抑郁症 ⑫

邵宇寒✖️邢克瑶


ooc归我,在一起归他们


完结撒花,不想写了


LOFTER/wb:油炸薯条儿


欢迎食用


————————————————————————————————


在那次看完星空后,所有人都以为邢克瑶有了好转,能接受生活,可只有邵宇寒知道,其实她并没有。



她会在深夜睡不着起身看着窗外,会面对杯子和书籍发呆,会一个人思考好久,甚至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这一切邵宇寒都看在眼里,他只能陪着她,牵着她的手,或者给她一个拥抱,陪她聊着天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



她的煎熬何尝不是他的煎熬。



她说等这个月结束去一趟她在国外的房子拿点东西。


他说好。


————————————————————————————————


那天下午,邵宇寒向往常一样去医院的花园里接邢克瑶。



当他看到毒贩因为遭到警察的追捕,情急之下转身抓住站在他不远处的邢克瑶,用枪抵着她的脑袋时,他脑子嗡的一下,冲了过去。



邢克瑶冲他摇摇头,邵宇寒站在原地看着她平静的样子。他就那样注视着她。



这个世界好喧闹,枪声响起的声音,人们尖叫的声音,特警冲上前去的声音。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倒下去,这一切仿佛像慢动作一样在他脑海里播放。



他哭了,泪水流过他的脸颊,他看到她说了句



“谢谢你,师哥。”


————————————————————————————————


很多年后,邵宇寒想起,他不痛恨邢克瑶。其实当时她能躲开的,在特警扑上去的那瞬间她能蹲下或者跑开,但是她没有,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对他说了那五个字。



他知道或许死亡对于邢克瑶来说,比活着更是一种解脱。



她活着太煎熬,在她没有开口说出我愿意,在她无数个深夜凝望着窗外,在她偷偷自己哭泣的时候,邵宇寒就感受到了。



只是他不想承认,他像快死的溺水者,死死地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他爱她,并且了解她,于是他站在那里等待着她的选择,接受她的选择



我爱你,邢克瑶。


————————————————————————————————


后来他去了国外的那个房子,在邢克瑶的书桌上看到了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看到一枚戒指。



那枚戒指可能是邢克瑶在国外听说他要结婚时买的。如果你和我一起来这里,你是不是会对我说出那三个字,并为我戴上这枚戒指。



邵宇寒拿起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只有他知道,邢克瑶的手一生只代过一枚戒指,戴在中指上,却一生也无法取下。



他有一个未婚妻,一个爱了她一辈子,却无法娶她为妻的人。



————————————————————————————————


邵宇寒还是像以前一样忙碌,只是他会经常跑国外,每个月会有那么几天全世界跑,去看各种星空。



他用邢克瑶给他的钱和公司股份,以她的名义做着慈善,办了学校,建了医疗机构。



米佧曾经委婉地劝说过他,他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戒指,摇了摇头。



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爱情不是邵宇寒的全部,但邢克瑶是。



余生很长也很短,他用着余生去爱着一个虚无的她



————————————————————————————————


如今的邵宇寒已经成为学术界的大佬,发布的论文得到很多学术界人的认可,成为国内外知名的神外专家,所有人都夸赞他的才华与专业能力,艳羡他的功成名就。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一生的失败。



错过了少年时的一句挽留,错过了一句我愿意,甚至错过了一个有她的余生。



他后来又去了一次青海,看着满天的繁星。



他捏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小声念着



“我爱你,邢克瑶”



“谢谢你,师哥”


————————————————————————————————


不想写he了,完结撒花,感谢喜欢,谢谢。